浅谈古代的发屁股惩罚

031157wibulj1xpo9zgps7.jpg

 

臀部虽然不属性器官,但在性行为中却有十分重要的地位;尤其是女性,在性交中必然要接触或者暴露臀部。这种“性”的意味,可能正是打屁股这种刑罚得以广泛流行、经久不衰的最重要的原因。

节一:什么是打屁股?怎么会有打屁股的?
    “笞”,是一种很古老的肉刑。《辞海》上说:笞刑与杖刑同属“五刑”,都是“用荆条或竹板拷打臀、腿或背的刑罚”。不同之处仅在于刑具的大小,打的部位其实是一样的。笞刑主要是打屁股,打屁股的刑罚却远远不只笞刑一种。古今中外,无论在官府、教会、军队或是学校、团体、家庭,无论是对待男人、女人或儿童,也无论是官刑或是私刑,打屁股都是最常见、最常用的。打屁股真可以说是世界上流行最广泛、使用最普遍、最古老而又最时髦的刑罚。 为什么打屁股这种刑罚能够在那么长的时间、在那么广的范围里被那么多的人所乐意采用呢?几乎没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---无论是打屁股的人、挨打的人或是旁观的人。如果一定要问的话,那答案只能是:屁股是最佳的受刑部位。一是打起来方便:最普通的挨打姿势就是俯卧,而手臂挥动刑具时最自然的就是向下用力,受刑人趴着的时候屁股高高撅起,让打的人既看得清楚,又便于用力。二是打起来有效:屁股的肌肉丰满、感觉敏锐,打屁股时能够使受刑人感到疼痛、却又不容易使身体受到重大伤害。 但是回味一下:这两个理由都不够充分。一样是趴着,打脊背和打屁股几乎同样方便;而且只要打的人适当控制,不管打哪里都是一样的。其实,“性”才是个中最重要的原因。想一下就知道,打屁股的过程中所包含的“性”的意味实在是太明显了。臀部虽然不属性器官,但在性行为中却有十分重要的地位;尤其是女性,在性交中必然要接触或者暴露臀部。这种“性”的意味,可能正是打屁股这种刑罚得以广泛流行、经久不衰的最重要的原因。只是,人们长时期以来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这一点。

节二:为什么要打在光屁股上?

    几乎所有的打屁股的刑罚,都得打在光屁股上,即挨打的人不论男女,挨打时都要脱裤子---不管是自己动手脱,或者是被人强扒下来---反正一定要露出屁股。 施刑者说:打在光屁股上是为了使受刑者在挨打时更加感到疼痛。从而使刑罚的效果更好。但是,让受刑者只穿内衣,不用露出屁股,但却打得更重、打得更多,岂不是一样达到效果?说到底,打屁股这种刑罚其实是一种合理、合法的性虐待机会。无论礼教多森严,只要是为了施行这种肉刑,而让受刑的人---即使是妙龄少女---脱掉裤子露出屁股,就不能算是淫邪的、越礼的。另外,挨打的人心理也一样:妙龄少女为了挨打而在男人面前露出屁股,至多觉得羞辱,但也不能说是不合道德。
     
节三: 老爷爱打妓女的屁股?!
    先来看看中国的笞刑:不仅用作处罚,还经常用来逼供,是官老爷最爱使用的一种刑罚。古刑律一般规定对女犯人施加笞刑时不准打脊背,只能打屁股和大腿。就象很多公案小说里描写的一样:老爷一声令下,两个衙役上前把一个柔弱的女子按倒在地上,摁住她的肩和脚,另一个衙役则为她宽衣解带,将她的裤子连同小衣一起扒下来,露出丰满白皙的屁股。然后抢起毛竹大板,将那高高撅起的两瓣屁股噼噼啪啪地痛打一顿,一边打一边大声数着数。竹板打在光屁股上清脆的噼啪声和女子疼痛难忍的哭喊声,就是一幅最典型的“打屁股”的画面。 按照古代礼法:赤身****,有辱斯文,何况女子!要逼供的话,一副拶子就足以让她什么都说了,又何须扒光了打屁股?其中奥妙就是:无论官多大,也不能随便让民女脱了裤子看看屁股,但公堂之上,以律法之名加以惩处,岂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过过瘾了?因此,公堂之上对女犯动不动就施以笞刑的官吏,大有人在。 但古时女子讲究“三从四德”,绝少“犯事”。所以不少老爷另觅蹊径,把妓女拉到堂上来打屁股。于是古人笔记里多了一段记载:被打怕了的妓女搬出新到的名妓说:老爷若是喜欢,奴家的屁股当然打不足惜,万万不敢避杖,但新来的丽人若知老爷有此雅癖,只怕惊恐不安!于是老爷“笑而从之”,放她起来穿上裤子,免去了屁股上的一顿板子。既然可以随便饶过不打,可见本来就没有什么罪过,也不一定是真的要让她皮肉受苦,只不过是找个“合礼”的借口让她光着屁股打着玩罢了。若不是以笞刑为名,即使是妓女,也是不好随便叫她脱掉裤子露出屁股来让老爷打着玩的。喜欢打妓女屁股的老爷看来为数不少。史上另有此记载:“州官常以伤风败俗之名笞妓,笞必去衣---即全部脱光---妓耻之。妓不胜其苦,遂以金募贫女代已。”不知那个贫女脱衣解裤,光着屁股趴在地上挨板子的时候,离老爷的座位有多远?老爷既然是存心要打她的屁股取乐,一定看得仔细,难道会看不出换了个人、换了个屁股?是这两个女人诸多相似呢,还是老爷根本不在乎打的是哪一个女人、哪一个屁股?
   
节四:私刑也得打光屁股!官刑要打在光屁股上,那私刑呢?没有两样! ?
    在家里,子女被家长打屁股;妻子被丈夫打屁股;媳妇被婆婆打屁股;女佣被主子打屁股; ` 在社会上,徒弟被师父打屁股;学生被老师打屁股;妓女被老鸨打屁股;学徒被掌柜打屁股;修女被神父打屁股…… 私刑开始之前,挨打的人一般先要“自觉自愿”地脱下裤子露出屁股,在整个过程中,责打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刑具在屁股上抽打的效果,以及挨打的人不胜疼痛而扭动屁股的情景……对于责打者来说,期间所感受到的性的意味,当然是非常明显的。只有以打屁股作为惩罚,男人们才可以让最高贵的妇人或最害羞的少女自然地、驯从地脱掉裤子,露出屁股。除此之外,男人们想要达到目的,只有到色情场所去了。仅此即可证明:打屁股得以广泛流行、常盛不衰,责打者性的动机无疑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节五:打屁股还得让人参观?!
    以打屁股作为惩罚的,除了要打在光屁股上,大多还是当众施行,真正不让人看、关起门来打的反而不多。 中国古老的笞刑,就是当众施行的:老爷、师爷、衙役、人犯、人证……就在这么多人看着的场合下,把女子的裤子剥掉,让她光着屁股挨板子; 大户人家处罚丫环,打屁股算是比较正式的惩罚,多半要有个仪式当众施行。选个日子,把平日犯了过失应该受罚的丫环聚在一起,让她们挨个儿褪下衬裤露出白嫩的屁股,趴在长凳上,由专司掌刑的仆役用板子或是鞭子打她们的光屁股,打完一个再打一个; 妓馆里接不到客的妓女半夜回来,头一件事就是搬过一条长凳到客厅里,不用人吩咐,自己把裤子脱下半截,光着屁股趴到长凳上等着,打完屁股才准睡觉。客厅里人来人往的,什么人都可以在旁边看; 日本女工违犯厂规,都是在放工以后留下来,由受过专门训练的厂警代表厂主对她们实施“惩戒”,“惩戒”的工具有竹板、皮鞭、藤条等等,“惩戒”的部位却只有一个:就是赤裸裸的屁股。通常每天留下来的女工有好几个,打屁股之前叫她们一起脱裤子,打屁股的时候让她们互相观看;日本的女中学生被男教师打屁股更是家常便饭。课堂上回答不出的,当时就到讲台前来,面对黑板撩起裙子褪下衬裤,弯下身子,光光的屁股正对着全班同学,接受戒尺或者教鞭的笞打。 但在西方,当众打屁股似乎更加花样百出。   有文献记载:“在大领主的领地内,女佣裸着身体受处罚的例子不计其数。在俄国和波兰,有时故意安排这种惩罚,通常在饭厅里、饭桌旁进行,这样就可以供宴请的客人欣赏取乐。”由于女佣在受罚时先要脱去衬衣或衬裙---视鞭打的部位是背部或臀部而定,所以主人有时会把这种刑罚当成招待客人的一个节目,看到客人嘱目于哪一个年轻漂亮、体态丰满的使女,就会把她当作一件“礼物”,让管家随便给她安上什么罪名,使她当时就能接受鞭打的体罚。一位目击者写道:管家指责娜塔莎的罪名无人表示异议,于是这体态丰满的待女被带到主餐桌前,温顺地伏在地毯上,主人的书僮充当了行刑者的角色。当他用鞭杆挑起她的长裙撩到背上时,宾客们发现娜塔莎那结实浑圆的屁股和匀称修长的双腿一览无余---显然她被带进来之前已经作好了准备。书僮高高举起鞭子,抽打她光光的屁股,一下接着一下,缓慢而有节奏……所有的客人,连同尊贵的伯爵夫妇,都停止了进餐和谈话,所有的目光都紧随着鞭子的起落而移动,甚至站在一旁的男女侍者也都不知不觉地围拢过来,目光紧紧盯着在皮鞭的抽打下扭动起伏的肉体,整间房里除了娜塔莎的低声呻吟和鞭子抽击皮肉的声音外,还有围观的人们发出的粗重的呼吸声。 令东方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,平时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修女,受惩罚时却要露出身体中间那一段丰腴的肉体来:趴在刑凳上,由院长嬷嬷当着众多修女的面,亲自挥动藤条在她丰腴白嫩的屁股上痛打。当然游览修道院的普通游客无法亲睹此景。但直至十八世纪,欧洲舞台上还是可以看到有关责罚修女赤裸的屁股的表演。女演员在台撩起长袍露出屁股,随后还得忍受真正的、而不是做做样子的鞭笞。这实际上是一种更公开、更露骨的性娱乐。

版权所有: 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中国打屁股管教 小贝家园 spankhome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!

发表评论: